跨界对话,真的很累。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飞鸟未来(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94588874/

————

跨界对话,真的很累,讽刺的是,这却是我们一般人的日常……吗?

nichijou-01
《日常》第6话 图片截自哔哩哔哩网视频

《日常》TV版第六话的第一个故事,讲的是棕毛和蓝毛在上课的时候通过传纸条对话进行(带配图的)词语接龙游戏。

nichijou-02
第一回合 棕→蓝 KAPPA

开端是棕毛(基于不明原因,心血来潮地)给蓝毛画了个河童(かっぱ,kappa)

nichijou-03
第一回合 蓝→棕 Parasite

蓝毛见图,也心血来潮,回了一个寄生虫(parasite)

词语接龙开始。

nichijou-04
第二回合 棕→蓝 TENGO

棕毛给蓝毛回了一个天狗(てんぐ,tengu)

正常情况下,天狗的词末应该是ぐ(gu),但棕毛误写成了GO。

nichijou-05
注释写错了

然鹅,蓝毛是一个有着正常逻辑的青少年。她意识到,这个不可能是一时疏忽导致的错误——因为大家都是高中生了,都不是文盲,都会用罗马音注音,平常聊天时都有念过“天狗”这个词——不可能是一时疏忽;既然错误已在,必有内情。

nichijou-06
尚具备正常人的常识逻辑水准的蓝毛 1
nichijou-07
尚具备正常人的常识逻辑水准的蓝毛 2

犹豫片刻之后,蓝毛判断,这是棕毛故意使用的诡计——考虑到事先二人并没有为这个词语接龙游戏约定过规则,于是蓝毛想当然地认为,配图必须与图片的注释文字含义一致;现在既然不一致,说明在这场游戏中,也许还存在着某种未被事先约定的、规定双方在为图片添加注释文字时应该使用到何种特殊语法或组词法的规则。但既然是词语接龙游戏,理所当然应该以文字为准——要么忽略图片与文字的不一致性,要么忽略图片,二者选其一的情况下,蓝毛犹豫许久,最终决定选择后者——在游戏规则处于灰箱状态时,游戏人忽略一个对象,总比忽略包括这个对象在内的多个对象,风险要低一些。

这一决策方法,似乎是博弈论或思辨哲学中曾提到过的 帕斯卡赌注(Pascal’s Wager)模型。

总之,蓝毛决定以TENGO这一形式的拼写为准,继续游戏。

nichijou-08
第二回合 蓝→棕 GOKŪ

接着给棕毛回了一个悟空(ごくう,gokū)

棕毛也注意到了,上一回合中“天狗”一词的词尾被弄错了。但棕毛这个傻呆显然以为搞错的那个人是对方,完全不知道(没意识到)是她自己残留下来的祸。

nichijou09
棕毛又双叒犯脑缺了
nichijou-10
第三回合 棕→蓝 USI

然后,棕毛给蓝毛回了个牛(ウシ,usi)

显然,棕毛把上一回合中gokū的词尾理解为u而不是kū了。

nichijou-11
第三回合 蓝→棕 SHITA

蓝毛将错就错,不对此细作计较,接着,给棕毛回了个舌头(した,shita)

nichijou-12
第四回合 棕→蓝 TAXY

棕毛给蓝毛回了个的士(TAXI),但再一次,奇迹般地记错了TAXI的拼写——写成了TAXY。

到了这时候,蓝毛也许是终于确定了:包括之前的TENGO和USI在内的一连串“小”错误,大概、应该、很可能都不是刻意为之的陷阱、都不过只是棕毛的傻呆、脑缺的本性带来的结果。

nichijou-13
蓝毛处于神智崩溃的边缘

然鹅,意志坚强的蓝毛依然没有就此原地崩溃。

nichijou-14
第四回合 蓝→棕 SHI-SU

她继续迎战,并模仿了棕毛的脑缺战法,以乱易傻,给对方回了一个“司寿”(シースー,shi-su)——反过来写的寿司(すし,sushi)

nichijou-15
棕毛发现自己一时大意,走错了一步

棕毛兴致勃勃,正欲回复超人(Superman),画好了配图,才猛然发现:Superman的词尾是n。

翻译组注释说,依照日语词语接龙游戏规则,使用的词语不能以n结尾;若这样做,即场判输。

棕毛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挽救的办法。

nichijou-16
第五回合 棕→蓝 Supermans

棕毛在Superman末尾处补上了一个(英文中表名词复数的后缀)字母s,

——回复了一个超人们(Supermans)

蓝毛见此,彻底心死了。

nichijou-17
第五回合 蓝→棕 Superman

蓝毛给棕毛回复了一个Superman,宣布投降,结束了这场愚蠢、傻呆又脑缺的日常游戏。

————

nichijou
B站的弹幕

在哔哩哔哩弹幕网(下称B站)的这一幕中,有人写了一条弹幕 “supermans”。

然后,竟然有人看不懂这是对棕毛的脑缺的吐槽,对“supermans”弹幕进行了二次吐槽:“写出supermans那个人你是认真的吗”、“MAN的复数是MEN,发音都一样”。

我的第一反应是,为发出后一条弹幕的几位用户的幽默感、智力水平与逻辑水平感到耻辱。

通常讲来,能使用B站、并发送弹幕的用户,至少应该也有小学程度的文化水平。因此,即使再年幼、再文盲,也应该至少懂得拼写superman与すし这类初级英文与日文单词、拥有正常的逻辑水平。因此,当一名逻辑与知识水平正常的青少年看到另一名逻辑与知识水平正常的青少年写出“supermans”这种显然是一名逻辑与知识水平正常的青少年不可能犯下的拼写错误时,后者应该会理所当然意识到,这不可能是一时疏忽所导致的错误——大家都不是文盲,都至少会一些简单的日文与英文,都会使用罗马音注音与国际音标,平常聊天时,都没有念错过“superman”这个词的复数形态——这样的人写出了“supermans”决不可能只是一时疏忽;但既然这一错误拼写已经发出,必有内情。

最直接的解释,就是前者(最先发送出“supermans”弹幕的那位用户,下称A)是在cos棕毛,以此对棕毛的脑缺进行吐槽。

按原句引用一段脑残发言,这是一类反讽式的吐槽技巧。

当别人正在吐槽时,我们上前一本正经地指出别人说的话不正确,这是不合时宜的——反讽之所以为反讽,正是因为它的荒谬。对“supermans”弹幕进行的二次吐槽“写出supermans那个人你是认真的吗”,才真的是让人不知道如何吐槽。——是该说它缺乏幽默感呢,缺乏换位思考的冷静呢,缺乏对言论环境的信心呢,还是缺乏对双方智力的自觉呢?

慢着。

慢着,不对。

慢着,不对!

“写出supermans那个人你是认真的吗”很可能其实是又一个诡计。

他很可能也是正在cos棕毛的脑缺,假装一本正经、没有幽默感与智力。

——考虑到在B站用户之间事先没有为大致上应该如何吐槽约定过公共规则,于是,一般人(例如,我)会想当然地认为,“吐槽”通常只会以反讽、角色扮演、造词、起哄应和等形式出现。互联网时代,新meme天天有,新的表达天天有,新的亚文化天天有。每一刻,都存在着大量尚未被大多数人发现、认识、形成共识的新种类的吐槽方法。

站在发出“写出supermans那个人你是认真的吗”这条弹幕的用户(下称B)的角度,显而易见,身为一名逻辑水平与知识水平正常的用户,他不可能没意识到A是在吐槽。但事实上,B就是吐槽了A,并装出了一副“严肃地做词法纠正”的样子。

眼前局面是,要么,B真的完全没察觉到A是在吐槽,要么,B是察觉到了,但却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对A做出了一种高级的二次吐槽。(以一句话同时反讽与自嘲,这是一类比较高级的吐槽技巧;由于分寸与力度很难拿捏,极易被旁人误会为脑缺发言)——二者选其一的情况下,按刚才在谈论蓝毛对付TENGO的决策方法时提到过的原则(帕斯卡赌注),也许,认为B是真傻要比认为B是装傻的决策风险要低吧。

但是,这样的基于“信息灰箱”为前提、“风险评估”为原则的决策方法论,真能够通向真相吗?真的是合理的逻辑吗?

不,不是的。

帕斯卡赌注式的风险评估,只不过是一种以经济角度考虑、以省时间为目的而采用的权宜之计而已。

如果我们对真相确实如此执着,则这个问题将会不可收拾地展开,带着我们走进一个超级复杂、超级深奥的领域——信息论与逻辑学的领域。

————

B站的《日常》这一话,还有一处弹幕也向我们提出了这同一个议题。

在棕毛写下スーパーマン的时候,翻译组附上注释,说,“日语中的接龙游戏如果词语最后一个字是拨音ん的话,即判断为输,游戏结束”;同时,一条弹幕对翻译组的注释作出了吐槽,说,“什么拨音那是の的片假名不知道别瞎说”。

按常理讲,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将ン错认成ノ。先不必提五十音的书写是日文基础常识中的基础常识,现在可是网络时代,只要鼠标左键随手一划,再右键呼唤谷歌或百度,即使是文盲,也能随时随地获知ン是什么拨音是什么——根本不存在产生这类低级误会的可能。

但是,发出弹幕的那位用户偏偏就是出错了、误会了。 ——遗憾的是,我们永远也不能确切得知这位吐槽翻译组的朋友到底是真傻不认识ン,还是在cos祐子装傻卖萌了。

————

跨界对话,就像用无线电对话机进行无事前约定的远程对话一般,

甲:喂,听得见我说话吗?OVER
乙:听得见。你听得见我回答吗?OVER
甲:听得见,你呢?听得见我的回复吗?OVER
乙:听得见。你听得见我的回答吗?OVER
甲:听得见啊,你呢,现在我说什么,你听得见吗?OVER
乙:听得见啊,魂淡,我们反反复复地在干嘛啊!听得到我在骂你吗?OVER
甲:什么?什么?你刚才有说话吗?
乙:我说,你特么个魂淡!OVER!
甲:喂?喂?……嚓,这玩意,坏了。没声音了。
乙:妈蛋,没有坏!没有坏啊!我还正在听着你讲话啊!OVER
甲:(自言自语地)啦啦啦,我是买布的小玩家,天不怕,地不怕……
乙:(痛苦地)别唱了,好不……

——这样对话,真的很累。

每每遭遇这样的日常,作为一般人,我们彼此能够做到的,也只能是配合对方、以乱易傻、假装自己听懂了罢了——正如美绪对付祐子一样,让真相永远留在灰箱之中。

也就只能仅此而已了。

Advertisements

战前演讲

尼夫将军喜欢胡子,所以他为自己在鼻子与嘴唇之间蓄了一小撮。在他每天的精心护理之下,这撮胡子带上了一种尼夫将军专有的性感。现在,如果你在帝国街头看到一张宣传海报,上面画着的人像如果像下图这样嘴唇与鼻子之间抹着一小撮黑色,你就应该要知道,这个人就是尼夫将军——哪怕海报画师的画技再烂。

before-the-battle-01
尼夫将军

所以,当一位嘴唇与鼻子之间抹着一小撮胡子的男人穿着浅黄色的军装在这天早上高高地站在讲坛上面为讲坛下排列成完美方阵的帝国士兵们讲演时,没有一名士兵敢于去想——或者说,会去想——这位为他们讲演的男人其实并不是尼夫将军本人。事实上,这位穿着浅黄色军装的男人也没有自称“尼夫将军”。事实只不过是:当他走上讲坛,开始讲话时,并没有人站出来说“你不是尼夫将军”而已。

无论如何吧,这位男人开始讲话了。

“我知道,”他说,以低沉的、性感的嗓音,“你们今天集中在这里,心里充满了不安。”

他继续说,“你看得见,身为帝国兵士的你们,心中充满了荣耀,充满了骄傲。这是你们每次出现在这个讲坛下的时候都站得整整齐齐的原因,也是你们每次出现在这个讲坛下的时候都站得整整齐齐的证据。但是,今天的你们却有些不一样。啊,不,不必要否认,不必要否认此刻你们内心的恐惧。看看你们真实的内心,看一看吧,你们之中有谁——在这一刻——脑海中丝毫没有‘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的想法?

“是的,你们会有这些想法。怎么可以没有呢?你们和我一样,都是人,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当这个城市将要面临毁灭的威胁时,你们和我一样,也知道胜利女神并不是命中注定地必然会站在我们这一方。是的,接下来的这场战斗中,你可能会死——对,第一排左数第三位的这位兵士,或者第三排左数第一的这位兵士,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排正中间的那位兵士——你们在这场战斗中可能会死,并且死的毫无价值。我们全部人都可能死得毫无价值,没能换来美好的明天。

“所以呢?今天我站在这里,为大家鼓舞士气——你们是这样以为的吧?我,在开始战斗之前,占用了这么长的可能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段时间的一部分,就为了说说空话,使你们振奋起来?”

这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耸耸肩,放声爽朗大笑。讲坛下的兵士们依然不动如山、大汗淋漓。

“不,不是这样的。我今天在这里,是想告诉你们,我们不会死,我们为什么不会死。”

这位男人向讲坛后招手,片刻之后,一名身高一米八上下、身穿深红色鳞甲战衣、手捧长角头盔的长发男子被一名士兵推攘,跌跌撞撞地走上讲坛。他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仅仅是几下,之后便站稳了,看见了讲坛下的人与讲坛上的男人,于是,表情渐渐由飘忽不定转成为冰霜般的冷漠。甲衣遮蔽住了他的身体,但从他的站姿看,台下的士兵们能估计他的身材并不算虚弱——护甲下的腹部大概有六块左右的腹肌。

然后,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指着这位身穿甲衣的男子说话了。

“这位先生,是今天被邀请至此,帮助我们证明我们不会死的特别嘉宾。大家可以称呼他的本名——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啊,我记得了——大家请称呼他‘布鲁斯·W·凯伦泽’。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他将会是我们今天将会去杀死的‘凯伦泽’一族中的第一位牺牲者。

“我知道你们听说过许多关于‘凯伦泽’一族的神话,各种各样的,有关他们如何强大、如何坚强的神话,有关他们的任何一员——甚至包括八岁小孩与普通的姑娘——也如何如何不可能被我们打败的传说。例如,我举个例子吧——当他们手上拿着武器,任何人都无法使他的背脊贴上大地——类似这样的传说。对吧。当然,传说都是半真半假的。‘凯伦泽’一族的背脊理所当然不可能贴不上大地。我亲耳听过布鲁斯同学说,他们一族中有些人在晚上睡觉时会将武器随手拿着,自然,持有武器时背脊不会贴地这个传说并不是事实。为了证明我这一论点,我昨晚请布鲁斯先生协助了一下。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是很配合,但到了最后,我们还是达成了共识、得到了证明。

“另一方面,传说自然也有真实的部分,打个比方吧,他们的好战,他们的强大,这些其实都是确凿无疑的事实……有关这一点,让他们一族中的本人现在当场以行动来说明,会更有说服力。不是吗?”

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朝讲坛后方点点头,片刻之后,一名士兵便捧着一把入鞘的武士刀,步伐利落地走到那名身穿甲衣的男子身旁。男子表情冷漠,一言不发,看了看手捧武士刀的士兵,又看了看那位身穿浅黄色军装的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又看了看手捧武士刀的士兵,又看了看士兵手捧的武士刀,又看了看讲坛下人头涌涌的列阵的诸多士兵。讲坛下的士兵们依然不动如山、大汗淋漓、神情肃穆。

“请拿起武器,布鲁斯先生。”

身穿甲衣的男子没有立刻作出反应。他继续看着讲坛下的人头,看了一会儿,然后举起手将头盔往脑袋扣上,接过士兵手上的武士刀。头盔的做工并不精美,只是随处可见的武士头盔。

“然后,请布鲁斯先生为我们演示一下你的强大。”

身穿甲衣、手持武士刀的男子入神地望着刀鞘。一阵子之后,他缓慢抬起双臂,武士刀在刀鞘中随着他双手往前方升起,始终与大地平行,直至刀身与双眼的高度几乎平等时,他停下了动作。讲坛下的士兵们看见,身穿甲衣的男子张开着双眼、脸无表情,左手手掌在刀鞘的延长线上向外一点一点挪移,最终,在刀把上停下了。然后,下一瞬间,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的胡子消失了。

“做得非常好。”

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显然对这位身穿甲衣的男子的“表演”感到很满意。讲坛下的士兵们依然不动如山、大汗淋漓、神情肃穆、神经紧绷。

“显然,布鲁斯先生——只要有武器在手——拥有随时可以夺去身边的任何人性命的实力,即使那个人是现在正高高在上地站在这里为你们说明今天将会如何将他们一族全数杀死的我。”

身穿甲衣的男子慢慢地让手上的武士刀下降,这时,讲坛下的士兵才发现——这把刀已经出鞘了,干净的刀身正在射出青白色的幽光。

“这是‘凯伦泽’一族的实力,这就是传说中的事实的部分,我相信,这也就是此刻的你们对今天的战斗心存畏惧的原因。”

然后,这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再次向讲坛上的那位送武士刀的士兵招手示意。士兵收到指示,牵着身穿甲衣的男子往舞台外沿走远。男子与男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拉开到了如同武士刀之类的冷兵器无法触及的程度。

“然后,”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从裤兜里掏出配枪,“现在,再次有请布鲁斯先生为我们说明一下为什么我们可以随时杀死一位‘凯伦泽’一族的战士。士兵,你可以退场了。布鲁斯先生,请拿起武器。”

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侧过身,向讲坛另一端投去注视,持枪的右手缓慢举起,左轮的枪口静静抬起,指向讲坛另一端的男子。

男子站在讲坛另一端,左手放在了刀把上。

“请再次出招,布鲁斯先生。这次,请你抱着杀死我的决心。”

左轮枪上膛了。金属敲击的细碎清脆声响在演讲场上回荡,大家都有一种时空被划破的错觉。

刀把被握紧了。鳞甲战衣关节处发出摩擦的声音——让大家都以为自己听见了这些事实上听不见的声音。

然后,身穿甲衣的男子身体碎了,碎成了五块:髋关节往下的完整的一条左腿,不完整的一条右臂,精细地被切成碗状的小腹,被掏出的混成一团的心脏、肺与胃,与及剩下的残余部分——挂在由胸部上半断开的身体上方的脑袋、身体碎成几块之后依然稳稳地持着刀把的左手。

身穿甲衣的男子的身体连甲衣一同被利器切成了五块,任性地掉在讲坛的地面上,同时,鲜血如巨浪般往四方喷射,染红了半个讲坛。讲坛另一端的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手上的左轮指向对手的枪口刚好也被抹上了一点点红色。

讲坛下的士兵们,依然不动如山、大汗淋漓。

时空仿佛也为这一幕停止了活动。士兵方阵后方,暂时还没有新闻报道者在等着按下快门、将这一画面永久留存。

然后,第一名新闻记者入场了。这位年轻的新人记者幸运地正好碰上了甲衣男子被切碎死亡的历史性瞬间。记者的职业直觉告诉他,他必须立刻拿起照相机。第二天早上,晨报首版的标题报道《凯伦泽一族歼灭战大胜利》将会采用这张相片作为主题配图。

before-the-battle-02
尼夫将军在战前讲话

现在,那位被大家认为是尼夫将军的男人收回配枪、收回侧过的上身,向讲坛下的士兵们继续讲话。

“如你所见,这就是命运将为凯伦泽一族所有人安排的结局。掏出武器吧,同志们!现在,就是我们为世界亲自带来一个崭新的战斗神话的时刻!”

一种同情:一拳超人观后感/轻度剧评

在接触到《一拳超人》之前,我从未想过我竟然可能对一位绝对的强者持有一种名为“同情”的感觉。

————

他并不是能够战胜一切的人,那种人是霸者;也不是无所畏惧的人,那种人是勇者;也不是超越一切的人,那种人是超人;也不是知晓一切的人,那种人是神。琦玉是我所知的所有类型的强者之中,最特殊的一个,以至于我甚至暂时不太确定如何为他归类。

整个故事第一次触动到我的是第七集。琦玉击碎陨石后,与街坊百胜斗嘴干仗(详情在这里就不多介绍了)。斗嘴时琦玉的表现并未超出期待——日本动漫通常都是这样刻画主角的“自尊、自爱、勇敢与清醒”——超出期待的是琦玉在事后对这一(干嘴仗)事件的态度。

onepunchman-1
第7集

泽诺斯:老师你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人;就算世人不知道、无法理解,我也会一直追随你的脚步(以求终有一天能够与你一样伟大)。

琦玉:是吗。

这时的琦玉在脸上挂着的与心里的依然只是“无聊”、“又如何”。

对他而言,群众的评论是什么?什么也不是,他不在乎。群众又是什么?至少,有志成为英雄的人,多少也应该在乎群众的生死与命运吧?但琦玉不在乎。那么,强者至少会渴望挑战更强者吧?琦玉却也没有这种寻找欲。得到理解时,身为一名真实的人,应该会感到温暖吧;得到最亲密的人的误解时,人应该会感到悲伤的吧?琦玉却也不在乎。

在这一刻琦玉的眼中,我看到的并不是道家或禅的提倡的超越一切之后的无为与无所畏,也不是人本主义与博爱主义追求的价值超越的完熟形态,也不是存在主义所主张的认识自己与接受真实,也不是虚无主义主张的价值否定。琦玉眼中的只是一种“无所谓”,一种从第一集开始就历久未散的,对一切都无所谓、不关心、不在乎,提不起兴趣,认真不起来,无法令自己在乎的彻底的心灵的“死寂”。他在这里不仅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并且,甚至也没有遇到他不想要的东西。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了琦玉与其他常见热血日漫主角的本质上的不同。

如果说,在我眼里一部作品由普通升格为神是一瞬间发生的事,《一拳超人》对应的那个“一瞬间”就是这一幕。

这一基调在这一幕之后压抑了下来。同时,“琦玉与公众的关系”升为了故事的明线,一路延续到第9集结束。

波澜不惊地直到最终集,琦玉击败宇宙霸主的一刻,故事的时钟才又再次回归到了第7集末尾时的那一点。

onepunchman-2
第12集

如果此刻我们能够看见琦玉的表情,那会是什么表情呢?是寂寞吗,是空虚吗,是死鱼眼式的冷漠吗,是沉静吗,是超脱吗,是——他从未改变、卸下过的“无聊”吗?

我倾向——或者,更愿意相信,这一刻他脸上的是“无表情”。

琦玉,这位英雄,有着太多我在其他动画漫画作品主角身上从未见过的孤独与寂寞。

————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人们都说,这是要主角亲自去寻求的东西。

一旦确定了人生的意义,主角就可以像路飞、鸣人或绿谷一样向着意义不顾一切、不怕一切,即使受到挫折,也能凭借“人”所特有的强力意志去克服、超越,最终得到意义。即使未能发现自己的人生意义,也可以像艾伦那样去努力寻找。最终找到了,可喜可贺,主角就可以开始成为下一个路飞或鸣人了;如果最终找不到,那么,就继续找,一直找到主角咽气的一瞬吧。如果最终证明,人生意义并不存在,那么,不妨放弃一切,也不妨丢弃,像碇真嗣一样走向自己的内在,终究也是可以的一条出路。

问题是,如果最终的结果是——你发现“人生的意义”这个词项本身原本就是无意义的呢?——或者说,“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结果根本就让你提不起兴趣呢?这时候,你又要怎么办、怎么活?

onepunchman-3
第6集

泽诺斯:老师,让我跟着你一起出动吧!我想从你身上学习!

琦玉:不,别!

泽诺斯:但是,身为弟子——至少我也应该要学习——

琦玉:(天哪,这家伙。麻烦死了……啊!有了!)泽诺斯,我想成为英雄的意愿是想变得更强大;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日复一日地锻炼自己。只要试着在生活中以成为英雄为目标,也许,什么东西就会自然开始改变了。现在的你,本来就已经很强了,也许搞不好,偶然的一个心情的改变,就会让你变得更强……(……呃,天哪,没词了。接下来该怎么编啊!哭!)

这时,琦玉眼角撇到了自己刚刚在读的“成功学”杂书 = 心灵鸡汤。

琦玉:(有了!就是它!)嘛,嘛,总之,问题关键不是力量或知识层面上的强大,而是精神。……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地“收了”一个弟子,也许,琦玉将一如既往、永远不会去考虑“为什么要强大”、“强大是为了什么”、“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应该要如何活着”、“最强的定义是什么”、“成为最强意味着什么”、“成为最强之后应该怎么办”这类过于……形而上的问题吧。正如他自己一个人将街区弄成了“鬼城”,一个人在“鬼城”里住了这么久,却一直无知无觉、没发现“鬼城”是一样不正常的东西。

我们观众的视角,很像泽诺斯,只能一直远远地看着琦玉,一直在试图代替他尽力提出、回答各种很根本性的、琦玉本人很可能想都没想过应该要思考的问题,提出各种——琦玉他本人漠不关心、只会觉得“麻烦死了”的——问题。

这样的琦玉太寂寞了。

他并不是不想找到一位能够理解他,与他对话的人;他只是找不到、遇不到那样的一位能够理解他、与他平等对话的人而已。身边的人、高处的精英、远处的强者,一个、两个、三个,听说过他的名字慕名而来的、没听说过他而不知死活的,怀着尊重的、带着轻蔑的、抱有好奇的……围绕他的所有的一切,却全部与他无关。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没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只是这个不适合他的世界以一种跟他不兼容的规则持续运转着。

这样的他,太寂寞了,太孤独了。

————

正如同第7集结尾琦玉的抱怨:

onepunchman-4
第7集

琦玉:可恶,我记住那个(带头起哄的)家伙的模样了,记得紧紧的了。

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不关心、不上心,对所有被他一拳揍死的对手都视若无睹的琦玉,第一次记住了一个普通对手的长相——虽然不是名字。

在琦玉身边、在琦玉自己身上、在他心里深处,有些东西也正在悄悄地、一点点地发生改变了。

我也与泽诺斯一样,只能抱着一股真心,希望琦玉有朝一天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他真心追求的人生价值。

我不太懂二次元与三次元有区别的根据是啥

最近,我开始学着追番了:一拳超人,黑社会老大的超能力女儿,龙珠超,还有还有那个叫作让这个美好的世界啥啥啥的那个女一号是一个很可爱的蓝毛妹的那个……啥。

于是,很快,便发现了一个…很……很怪的现象:

二次元的“妹子”都给人感觉好可爱(疑似“萌”?),同时,三次元里的年轻女性却依旧几乎完全没有带给我任何与可爱沾边的感觉。

措辞有些啰嗦了。

我的意思是,二次元妹子和三次元的给人感觉(指sense,不是feeling)竟然不一样,真奇怪。

让我想想怎么表达……

二次元的妹子是这样的:

p2241166093
摘自 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

看着就感觉很adorable啊(心心眼)。当然,这是个人观点。

这俩家伙的三次元“对应物”是这样的:

p472770884
摘自 花与爱丽丝

也许有的人会喜欢这类“邻家少女”风的人像吧。如果让我实话说,…看着她俩时,我的感觉是……

无趣……?

就像是看着街边随处可见的女孩子们一样,重点是,产生不了“可爱”的感觉,或者说,她们完全不萌。说不清是不是因为她们的美术造型太拟真(毕竟是真人演员,当然是“拟真人”的啦;小花有栖川 [1] 的电影形象已经属稍偏唯美的了),反正,也见过有拟真系的二次元,但感觉就是不一样。就仿佛……

在这里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认知或审美机制。

当然,上面的只是一个引喻。只是因为恰好《花与爱丽丝》这部电影主角有二次元和三次元形象,拿他俩举例,比较容易说话。

————

现在,让我大胆猜猜,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充当认识的“背景”不同?

当我看着三次元的人像时,我会将它视为现实的、生活的、世俗的环境的一员,因而,在看着她们(普通、正常、一般的姑娘)的时候,她们的背景会是我身处的这个现实存在。现实存在中的女性之中会被单纯而直接地称认、冠以“可爱”之名的,决不会常见至可以成为常识。这些,来自生活中四面八方或认识或陌生的年轻女性,就如同随便任何一名普通人一般,其中有庸碌的,有自私的,有虚伪的,有霸权的,有横蛮的,有混账的,有愚昧的,有懒惰的,有愚蠢的,有清高的,有狂妄的,有傲慢的——而且比例组成全无规则。看着她们,就如同品尝着一大碗八宝杂烩饭 [2] ——不能说得清八宝饭尝起来像哪种特定的水果。

——作为参照,看着三次元的偶像(歌星、影星等)时的感觉就完全不同——那些女性偶像(柴静 [3]汤唯 [4]汪明荃 [5] 之类)给我的感觉,就比较雷同二次元妹子给我的感觉:脸谱化?个性化?形象化?偶像化?……

当我看着的是二次元人像时……情况便单纯多了。角色背景单纯多了。一部动画(我知道有些人喜欢称“动漫”;我就要叫“动画”)本身是什么,角色设定的范围就会固定在其对应的、有限的框架内。框架外,即是范围之外,与她再无相干。没有人会指责ONE PIECE(我知道有些人喜欢叫那部动画作“海贼王”;我偏不)里的娜美 [6] 人格设定过于“善恶二元论”、“脸谱化”,正如没有人会指责鲁迅 [7] 的小说缺乏市井生活的质感,也正如没有人会指责一部主讲宇宙末路的科幻小说的女性主角的人设过于玛丽苏 [8](我知道有很多人讨厌程心 [9];我就要假装不知道)。当一名二次元的妹子被我注视时,她即在安全区内——无论我再如何打开脑洞解构娜美或三笠 [10],娜美与三笠也不会成为“知性”系角色——如果她成为了,她就不再是她了。她是安全的,她们都是安全的。她们是静的,她们是死的,是同人文化再努力也唤不活的。

不是活人的“可爱”者,也就不会突然生出一个不属于她的名下的惹人厌性格了,也就不会突然暴露出“婊子”的一面了,吧。

还有一些二次元妹子,原设就是“婊子”系的二次元妹子,我啊,实在无法“喜欢”她们这群混蛋。

p2377676510
摘自 声之形

但也总会有人会觉得她可爱、萌她 [11] 的吧。毕竟,她并不是三次元世界坐在你身边的、随时会害死你的婊子嘛。

————

也许,“次元壁”的模样就这样了,的吧?

身边的年轻女性永远也没有比得上新田雏 [12]阿克娅 [13] 可爱的,身边的年轻男性也永远没有比得上琦玉 [14]阿尔敏 [15] 可爱的。

真是可惜啊。

————

[1] 荒井花有栖川彻子:《花与爱丽丝》与《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电影主角

[2] 八宝杂烩饭:也称八宝炒饭,通常由糯米为主,混炒鸡丁、鸡蛋花、豌豆、胡萝卜、韭菜、玉米、香菇、洋葱瓣、蒜瓣、花生、香肠等制成,好吃

[3] 柴静:中国媒体人

[4] 汤唯:中国演员

[5] 汪明荃:中国香港演员

[6] 娜美:漫画与动画ONE PIECE中的女角色

[7] 鲁迅:没听说过鲁迅,你不是中国人

[8] 玛丽苏:Mary Sue,形容词,指低俗的市井小说中一种刻板形象类型的女性——出身平凡而低微,突然变得无所不能、无所不包,斩获所有人的爱与仰慕,并登上人生巅峰;现在通常用作对反逻辑的角色形象作贬义性讽刺。

[9] 程心:《三体3》的主角,在2018年,你很可能已经认识她了

[10] 三笠:也有音译“米卡莎”,漫画与动画《进击的巨人》女主角

[11] 植野直花:电影《声之形》中的女角色

[12] 新田雏:动画《黑社会老大的超能力女儿》女主角

[13] 阿克娅:动画《为美好的世界 那个啥啥啥 献上祝福》女主角

[14] 琦玉:动画《一拳超人》男主角

[15] 阿尔敏:漫画与动画《进击的巨人》男主角 角色

————

看吧!

只要我愿意努力,我也是可以(假装)随性而起写出一篇(假装)意义不明的(假)杂谈的啊。

不跟风了

Extra Credits、Design Doc、Game Maker’s Toolkit —— 取消订阅

The Messenger、VA-11 Hall-A、Donut County —— 移出心愿单

奶牛关、indienova、VGTime —— 拉入黑名单

我想死

关于“13年限期”,一些个人想法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方程(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85367741/

直接粘贴,复制。懒得再去为它多做些什么了。

——

这是日漫《进击的巨人》的杂谈。

一直觉得有件事挺引人好奇。

艾尔迪亚岛王室每一代继承巨人之力的都是女性,甚至包括在岛外的战锤,有点像《塞尔达传说》,也有点像现实中伊丽莎白时代的大不列颠群岛。所以,也许巨人之力事实上是与性别(生育能力)有关的。

13年,这个期限也是很有趣的一点。也是细思极恨的一点。

每一个人类一旦继承智慧巨人之力之后,寿命即刻就会进入13年的倒计时。由于巨人之力是通过“人吃人”来继承的,这一点或可以换个方式说是,本代吃父代到子代吃本代,这两个时间点之间,距离最长13年。另外,“13岁”也是人类这种生物的生育龄的底限(平均而言,人类最早13岁开始出现第二性征,并开始具备最基础的生物学意义上的生殖能力),这一点或可以换个方式说是,父代与本代、本代与子代的年龄差,最小不能小于13岁。

这一个“最大”,一个“最小”,放在一起,会得到一个结论:

如果想巨人之力能千秋万代顺利地 [1] 传承,每一代继承者都将有义务最迟(也是最早)在13岁那年生育至少一名继承人(通常是女儿),同时,吃掉父代(虽说是“父代”,但通常是母亲);13年以后子代13岁的时候,让子代吃掉自己。终年26岁。

这个机制的时间管理是掐得很准、很死的,甚至,没有什么方法 [2] 可以将某一代的寿命大限从26岁拉宽到27岁。

关于这一点,本来,我也许应该放出一套数学推导,但我觉得没必要搞得那么抽象。举个例子,假设,你就是那位在13岁那年继承了王之力的王女,看一看自己的处境,13年后26岁必死,自己死的那一年必须要有个人吃掉自己,但那个人是谁呢?是自己的女儿。但哪来的女儿?刚好满13岁了,赶紧生一个;再拖延就来不及了。然后,到了你的女儿那一代,只需要将身份替换一下,重复这一套考虑就行。从这个角度看,这个机制的设计者可以说是相当恶毒的。

轻轻的一个“13年”,有如流毒千古的恶咒,困死每一代王室女儿 [3] 的人生——身为王女,绝非三生有幸。

——

[1] “顺利”的意思是,王权在按章有序地传承;例如,主线故事中的政变和艾伦爸吃掉了王女这类事态,已经不再算是“顺利”了。毕竟,主线故事的时代是战争时期。

[2] 方法,其实当然还是有的;只是没多少是可行的、值得一试的罢了。截至目前,“巨人之力”的设定似乎还没全部公开。剩下来还藏着掖着的那些设定里头会不会还有什么更有意思更劲爆的东西呢?期待。

[3] 我的印象中,官方并没有正面表明过“王室传统规定,巨人之力传女不传男”。

WILL: A Wonderful World 的中文名不叫 愿 美好世界

WILL: A Wonderful World 的中文名不叫《愿 美好世界》

游戏标题中的 WILL 作名词用时有多个含义,例如:意志、意愿、自制力、坚毅力、决心、遗愿、遗嘱,等等。

 

昨天刚完全通关了整个游戏。

果然如预期所料,WILL 的这么多个释义里头任取一个都可以说是切题的解释。

不愧为本作的中心关键词。

 

较于其他类的游戏而言,小型量级的独立游戏(游戏时数少于10小时)似乎更喜欢在标题上玩隐喻,例如 Undertale、RiME、CALENDULA、Braid、The End is Nigh、INSIDE、SUPERHOT 等。 开玩前,我们会以为它们标题的意思是“这个”,然而通关后,我们常常会惊喜发现标题的意思其实是“那个”。有的游戏会稍微玩得过火些,像 WILL: A Wonderful World 这样,同一个词就包涵了超过四、五层含义。

(若再考虑到 “WILL” 的四个字母都是大写,认为可以把它当作一个首字母缩略词,其中隐藏的东西就更复杂了。另,请大家放心,我这段话里没有包含剧透。)

 

在标题上玩文字游戏还常常会带来副作用:使作品标题无法翻译成其他语言。

本作正是如此,“WILL”这个词于是就这样没法翻译成中文了。

谈谈角色职能

原帖:https://indienova.com/u/asukalin/blogread/7598

突然想画一下……这个、图?

character

红色是主角protagonist

蓝色是宿敌antagonist / rival

黄色是副主角anti-protagonist / rival

绿色是基友(们)companion(s)

粉色是爱人companion*[1])

黑色是反派villain

——

主角是故事中出场最多的那个人物,叙事镜头紧紧跟着的那个人物。

因此不妨以它作为参考基准点。

所谓宿敌,往往与主角同一阵营,但常常对主角有敌意有竞争意识,在各个环节上给主角添堵,是剧情张力的主要贡献者,它是仅次于主角在故事中存在感与出场率第二高的角色。

所谓副主角,或称“反面主角”,通常与主角不在同一阵营,在故事世界内,担任这一角色的人物的地位与主角的地位通常不相上下,但由于叙事镜头不常跟着它,所以出场率远低于主角与宿敌,或可理解为“影子主角”。

这三个,是当下多数日漫必备的“角色金三角”。

所谓基友爱人,区别并不分明,常常都是些主角阵营中除开主角与宿敌之外的其他的重要人物。爱人与主角的距离相对基友而言会比较近,而基友的独立性相对爱人而言会比较高。仅此而已[2]。它们对故事整体不经常会造成决定性影响,可以说是属于“配角”的一种。不知道是不是某种约定俗成?——在许多美剧中,众基友里总会至少有一个负责搞笑、卖蠢、缓和气氛的“谐角”。

配角,泛指故事中所有对故事产生了影响的,但却不产生决定性影响的角色。

另外附带一提,开放世界RPG里提供散类支线任务的一些无名角色那类,只是背景角色,不算配角(俗称“路人”;维基百科称为“闲角”)

最后,反派,本身没什么需要解释的,字面意思,跟主角阵营对着走对着干的一类角色,一旦出场就注定最后要失败的一类角色。

在一些故事中,最后反派胜利了,主角失败了。这类情况中,反派与反面主角可能是同一人物,因此它也会分配得几乎与主角分量同等的笔墨。另外,在示意图中,我把反派画成了简简单单一条——与其他所有线逆向对头的——黑线,显得很是孤独。事实上,有的故事中反派一方的阵营复杂得也跟主角一方差不多,只不过,那会让故事显得太过复杂,难以产生大强度的正面戏剧冲突,所以常见的故事中反派一方的阵营结构都会比较“孤单”与“直接”……

——

随便举几个比较大众化的动画与游戏为例,说明一下我这是什么意思吧。

《火影忍者》中,鸣人担任主角,佐助担任宿敌,木叶众担任基友,我爱罗鼬带土等一众“身后有故事”的“敌人”担任副主角,晓组织担任反派。

《死亡笔记》中,月担任主角,L担任宿敌,警方众弥海砂担任基友,没有副主角,反派与主角是同一人物。

《猎人X猎人》中,四人组担任主角,四人组同时担任宿敌,众职业猎人担任基友,旅团揍敌客西索等担任副主角,各独立篇章的敌人各自担任反派。

《名侦探柯南》中,柯南担任主角,赤井服部灰原等“侦探”担任宿敌,小兰等人担任基友,基德担任副主角,组织担任反派,各案件凶手不算主角角色。

《狩魔猎人》游戏三部曲中,杰洛特希里担任主角,无人担任宿敌,女术士诗人等好友或盟友担任基友,无人担任副主角,狂猎与战争各方担任反派。

《最终幻想15》中,王子担任主角,三基友担任基友,艾汀担任宿敌,神巫公主担任副主角,帝国与艾汀担任反派。

《生化危机7》主故事中,伊森担任主角,他妻担任副主角,安布雷拉军团担任基友,贝克家担任宿敌,贝克家与伊芙琳担任反派。

《潜龙谍影5》中,毒蛇担任主角,米勒山猫静静担任基友,无人担任宿敌,无人担任副主角,骷髅面爱国者等敌对组织担任反派。

虽然夹了很多私货,这些例子,应该足够了。

——

旨在强调戏剧冲突的商业类型剧,如悬疑剧、战争剧、商战剧、警匪剧、爱情剧、动作剧等,通常都会采用这套架构作为人设的原型。这一人设架构的图景,往往在故事开始后不久就会全盘展示在观众眼前。按“起承转合”四段论看,这图像在观众心中正式成型,即表示着故事进度正式由作为序幕的“起”阶段进入到了作为主体的“承”阶段。

在故事晚期,该图景被打破的一刻(假如它们会被打破),就是常说的“故事高潮”的环节。

许多编剧的梦想都是创造出“辛辛苦苦灌输了一个刻板印象,然后猛地把它打破”的这一刻,但并非每个编剧(或者说,这应该是导演的工作?)都能使观众在那一刻露出“虽被骗了但很爽”的幸福笑容。戏剧效果会如何,并非由戏剧结构说了算。

——

[1] ……

[2] ……

无题

我猜想,你在等着我重新振作起来,或者,也可能是在期待着我能有照一天勇敢起来走出去或开始去做点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甚至连刚刚把“有朝一天”错写成“有照一天”页不想改回来了,那是当我依次敲下youzhaoyitian的时候,我的输入法没有给我正确的词组,我懒,我懒得去理了。也许你会说,输入法会给出什么样的结果终究页算是用户自己平日调教的结果,我的输入法没有给出正确的词组,也都怪我;我说,我管你,总之我就不想主页主页翻查找到那个正确的词了,反正我敲出来你看得懂,不是吗。

你一定要明白,一定要懂得,我现在是不想去努力。我不想努力让自己去做任何事。我不想去睡觉,我不想去看电影,我不想去出门,我不想去看新闻,我不想去聊天,我不想去吃东西,我不想去洗澡……我正在努力——竭尽全力地——去做的唯一一件事就叫作“不努力地being下去”。你一定要明白,你一定要懂得,我现在只是很努力地让自己不努力地去思考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继续受苦还有什么意义,我并不是不像那些开始思考放弃生命的人那样开始思考放弃生存啊,我知道我现在说话用词的从句嵌套太多太繁复,读起来很晦涩,但你一定要明白,一定要懂得,我已经不会再努力去简化自己的表达以便让它能让一般人无障碍地读懂了。你一定要明白,一定要懂得啊。

你明白了吗。